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因而想着英国街头的乞讨者

0.施与者的态度都很友善

看我的学生们多次在作业中写街头乞丐的故事,因而想着英国街头的乞讨者。

在英国街头,各样各色的靠乞讨过活的人还是有的,或而靠着一技之长,如器乐表演、绘画等,或而一言不发地在地上打坐……之所以称之为“讨生活的人”,是因为觉得那些人的态度更像是将乞讨作为一种生活的方式,而不是走投无路地在求生,所以,大多数乞讨者理直气壮,而大多数的施与者的态度都很友善。某种程度上说,背包族游走在外面。精神上与乞讨者是相同的(题图)。《日月谭的BLOG》这就说:“在英国街头讨生活的人”。

1. 街头卖艺人

我靠着自由行,20多天几乎走遍了英国的重大城镇,看到在英国街头混的人很多,但是不一定是乞讨。例如,在多佛街头看到一位老太在抑扬顿挫地念福音书,拿着话筒,将圣经放在垃圾箱上(右图);还在利滋见有不知所云的宣讲者,站在架子上滔滔不绝地说着。那边的人见多识广,走自己的路,目不斜视(左图)。

我最喜欢看的街头卖艺人是给游客画肖像。(右图)这在游客如织的古城约克街头最多。当街撑开把大伞,就开始练摊,而且所收颇贵。无色的素描5镑一幅,上色的加价一倍。即使这样,依然有人当街坐下给他做模特,还引来了无数的围观者。卖艺人自然一脸艺术家做派,倒是“模特”们会有点架不住,不断地向围观者招手。看洋眼的朋友也“Hi”一声回应。(左图

2. 喝过“忘情水”的乞讨者

真正的乞讨者自然也见到无数,但是绝无死乞白赖者。许多会独门绝技的乐器的乞讨者演奏得炉火纯青,例如拉手风琴、敲架子鼓等,甚而卖起个人的碟片;(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,右图:约克大教堂外的卖碟者)等而下之的是拿着话筒声情并茂地卡拉OK,唱得不算走调;最不济的是一言不发地枯坐着的朋友。练的是内功。

演奏者大多投入到喝过“忘情水”一般,绝不朝观众看一眼。我所见最牛的路边表演者是在苏格兰的爱丁堡。微雨中,一位着苏格兰裙子的中年男子在演奏着风笛。如果你拍照而没有留下钱币,他会收起家伙警告,继而开口骂街。

3. 嘴对嘴施吻

英国人对待乞讨者的尊重给人印象极深,这是骨子里的绅士气质。

我看走过乞讨者身边的英国人,或而自管自走路,绝无鄙视露出的眼神做绕个大圈的样子;或而低身蹲下放些小钱,绝无吆喝着施与“嗟来之食”的态度。一次,在布莱克浦,一带着孩子旅游的年轻女士,看见雨中街边盘腿坐着一女性乞讨者,于是停步递上几支香烟,还给对方用打火机点燃后才走人。

前面的博客说过,在艺术节的爱丁堡街上,人人泡在吧内或是戏场内,喝酒喝得高了的便装点小疯卖点小傻。我看见一酒店中出来的女子,主动给路边的乞讨者投怀送抱,搂着乞者表示感情施舍,大家同乐。那乞者也不是省油的灯,进一步噘嘴“嘬”、“嘬”表示索吻,女子“叭”、“叭”地就嘴对嘴施吻,毫不含糊。

在南肯辛顿区,伦敦的最富裕阶层生活的区域内,乞讨者也多些,甚或有开口求乞的。那日,我在南肯辛顿走过,见微寒中一男子裹着毯子坐在地上无言,一穿着风衣的高个子金发中年女士在他跟前站定,取出钱包拿钱。我瞥见她拿出的是一张纸币,弯腰低身交到求乞者手上,说让他“去找张床睡觉,买一份食物”。乞讨者诺诺领情,但也不作可怜状地说谢谢。女士随而翩然离去,而乞讨者当下收拾毛毯,到马路对面的电话亭去打电话。

我猜度,或许真是招呼妻子出来吃一餐热餐?

4.那女子哀怨地看着我

我迄今印象最深的是在伦敦,在从牛津街通向海德公园的地道内,遭遇一位中年的美丽女子吉他手的表演。当其时,那过街地道内惟有我一个过客,卖艺女子斜靠在墙上,摆开架势正准备开唱。恰好见我三不知地走来,那女子拿着哀怨的眼神看着我——像是我遗弃了她让她在街头受苦的那种眼神——随后拿起吉他,演唱起忧愁的乡村歌曲。那浑厚的中音唱得无奈与哀怨,令我有种贸然走近打扰了她的难堪。

我逃也似地疾走而过。那美丽的女子有所不知,我即使施与都不知该给多少算是合适,以我在伦敦的穷游生活状况,消费水平说不定在她之下呢。

而我心底里甚或很羡慕这样的流浪生活。放得下架子的话,我其实很想当街扬声也这么唱一把,例如《月亮之上》的副歌:

“我等待我想象 我的灵魂早已脱僵 马蹄声起马蹄声落oh.yeah,

看见的看不见的 瞬间的永恒的 青草长啊大雪飘扬oh.yeah”。

相关文章